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林俊杰认栽,第一波元宇宙炒房团“覆灭”

2023-04-21 23:39:52 3100

摘要:来源 | Tech星球文 | 何煦阳曾经热炒的元宇宙地产“哑火”了。元宇宙分析平台WeMeta数据显示,2021年11月,歌手林俊杰花12.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的3块虚拟地产,目前价值已经跌到约1万美元,浮亏91%。林俊杰...

来源 | Tech星球

| 何煦阳

曾经热炒的元宇宙地产“哑火”了。

元宇宙分析平台WeMeta数据显示,2021年11月,歌手林俊杰花12.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的3块虚拟地产,目前价值已经跌到约1万美元,浮亏91%。林俊杰在微博上晒出“空钱包”的图片,自我调侃:“听说最近很多人想帮我理财?”

虚拟地产领域的大开发商——MetaverseGroup曾以243万美元,折合约1549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在Decentraland购买了一块虚拟土地,创下了当时Decentraland的虚拟土地交易纪录。这个价格足以在现实生活中买下一套真实的房子,甚至在一些城市买下别墅也不成问题。

在元宇宙概念炙手可热的那段时间,国内天下秀公司也推出了虚拟社交产品——Honnverse 虹宇宙。在虹宇宙世界中,虚拟房产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 NFT 资产,这很大程度上将虹宇宙游戏和元宇宙概念联合,给予市场更多关注的空间。

据公开资料显示,用户可以在内测时免费抽取获得虹宇宙的虚拟房产。由于天下秀并没有为用户提供虚拟房产的二级流转市场,用户只能转战其他线上买卖平台流通。在上线之初,虹宇宙的一套虚拟房产曾在闲鱼上被挂出99.99万元的高价,其余房型的价格也高达数万,即便是内测时的动员码也被炒到上万元。

虹宇宙房产分为SSS、SS、S、A、B、C级,级别越高,房产越稀缺。玩家瑞文告诉Tech星球,目前已成交的虹宇宙房产,最高价格为12000元,系一套S级房产“极地木屋”,但现在的成交价大概为1500元,缩水近十倍。

“新玩家越来越少,老玩家的心态已经有点崩溃了”,虹宇宙的一位老玩家梦梦告诉Tech星球,他在虹宇宙中拥有近100套房产。Tech星球观察到,有不少玩家在某游戏社交平台上拍卖虹宇宙房产,拍卖结束后,有人感叹如今虹宇宙房产价格“跳水”严重。

图注:一个交流群内,虹宇宙老玩家心态“有点崩”。

但Tech星球观察到,遇冷后的元宇宙仍有新入局者。LaternDao创始人、绿洲启元科技联合创始人Jason Shi告诉Tech星球,LanternDao帮助明星伊能静在虚拟社交平台“刹那”上设计了独特的个人形象,并搭建了一个元宇宙空间“Theirsverse元宇宙KTV”,后期会与伊能静合作其他项目。

在抖音、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的评论区中,可以见到有用户发言“诚信收购虹宇宙各种房子”,在某游戏社交平台上每天的虹宇宙房产拍卖仍在继续。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楼塌了”,元宇宙房产是如何从高峰跌落的?当下,互联网大厂已纷纷从元宇宙撤退,新入局元宇宙者到底是因为什么?

有人浑水摸鱼,在元宇宙割韭菜

复盘被资本热捧时的元宇宙房产,可谓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所谓的元宇宙“炒地”,根本逻辑其实与线下炒地一致:在低价期购入地块,做“地产大亨”;然后在高价期卖出,玩击鼓传花的游戏。

Jason Shi 告诉Tech星球,在另一款与Decetraland相似的区块链游戏The Sandbox中,有公司掷金百万,一口气囤了36块地。这家公司的线下业务就是“挖矿”,对Web3的信息很敏感,这帮助他们在The Sandbox上线之初就以低价抢得地块。最高峰时,这家公司购得的土地价值接近翻倍。

Jason Shi 解释,这家公司想在The Sandbox上做地产销售,把地块打造得更漂亮之后,再售卖或租赁给其他的项目方,之后换一换土地上的logo即可。“就是线下地产的那套”,Jason Shi补充道。但后来因为币价下跌,元宇宙行情进入冷淡期,该项目就搁置了。

Jason Shi 和另一位元宇宙设计师“辣椒油”告诉Tech星球,Dcentraland和The Sandbox都拥有“地主群”,在平台中购得地块后就可加入。“辣椒油”称,因为行情不好,The Sandbox 地主群中已经很久没有人聊天了。

无论是在Decentraland还是The Sandbox购买土地,都分三种途径:平台一级市场竞拍、平台二级市场交易和第三方NFT交易平台,但也有玩家选择绕过这些渠道。元宇宙建筑师源远告诉Tech星球,购买虚拟土地是洗钱的重要方式,买家会找其他中介机构寻求交易,中介机构收取成交额的10%~15%作为佣金。

“这些中介机构都没有名字,他们通常只是一些个人”,源远说,“而这些个人中,又有70%都是骗子,只有30%的人可能真的能帮你做到。所以想洗钱的人通常会自己花钱雇一个他信任的人,来完成这些事情,其中的门道我就不清楚了。”

国内虚拟社交平台虹宇宙的房产交易中,同样不乏诈骗现象,且手段五花八门。虹宇宙上线之初,天下秀时任董事长李檬曾发表署名公开信,称“公司开发的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 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将会是一个基于分布式的开放平台,它让我们看到这些前沿的硬软件技术及实验性思考有了用武之地”。经多家媒体转载后,天下秀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之后,上交所对天下秀及时任董事长李檬、时任董事会秘书于悦予以监管警示,认为其信息可能对投资者形成误导。经监管督促,公司披露公告称,公司并未参与AR、VR、MR 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被警示后,虹宇宙宣布加强“虚拟炒房”的监管,并对转赠房屋施加了各种限制,从要求用户持有房产超过15天,再到30天,如今要求超过180天。但即便如此,私下交易、炒房、诈骗等现象仍未止。

梦梦表示,因为没有虹宇宙的二级交易平台,许多玩家会私下通过微信、QQ进行一对一交易。但信任成了交易最大的硬伤:到底是“先货后款”,还是“先款后货”?许多骗子在收货之后不付款,反手就将对方删除。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玩家之间推出了“担保”机制:担保人利用自己的信用向买卖双方担保对方可信,撮合交易。但很多时候,担保人也不可信。曾经有交易群的群友试图找群主担保,但群主与交易方其实是一伙的,钱转出去却没收到货,对方和群主一起跑路了。

元宇宙玩家锐睿记得,虹宇宙刚上线时,曾经有人以虹宇宙的官方名义组建玩家群,将他拉入群中。后来,组群者开始在群里宣传自己的交易小程序“XX交易网”,在上面发行虚拟房产或其他数字藏品,然后收取佣金,收完就跑。Tech星球点开小程序,发现其中的“首页”、“分类”等栏目均空空如也,页面显示“网络异常”。

梦梦表示,监管在数字藏品领域的立法有待完善,数字藏品没有发行门槛,导致诈骗平台盛行,去年最多时高达上千个。

图注:有玩家在社群称,交易房产被“中介诈骗”。

最近,虹宇宙房产交易中还出现了一种新的交易形式:中介诈骗。瑞文向Tech星球介绍,骗子在各个群发出信息,找到卖家之后,再去找买家。卖家在虹宇宙APP中将房子转赠给买家,买家付的款却转给了骗子。没有拿到钱的卖家一怒之下找官方举报,封了买家的号,买家连连叫屈。而收到款的骗子早已逃之夭夭,留下一地鸡毛。

有人豪掷千金,在元宇宙编织幻想

不过,担心林俊杰被割韭菜,未免杞人忧天了。

在现实生活中,林俊杰就有“地产王”的称号。他曾斥资6300万元台币在台北大安区购入200平米房子;2014年,又砸约1亿元台币在内湖买下265平米豪宅;2019年,一次性购入两户台北内湖长虹天玺豪宅,合计660平米,花费近4亿元台币。以致于林俊杰被曝在Decentraland中买的虚拟房产浮亏91%后,有粉丝揶揄:这还没他投入游戏里的钱多吧?

梳理一下在虚拟社交平台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入驻的知名品牌,便可发现在元宇宙中购买虚拟房产,是名副其实的“富人的游戏”。比如在The Snadbox中,入驻的就有管理超过3万亿美元资产的汇丰银行、著名说唱歌手Snoop Dogg、世界四大咨询公司之一的普华永道等。

2021年12月9日,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发展集团CEO郑志刚购入了The 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投资金额据传约500万美元(约3200万元人民币)。有接近新世界发展的人士曾表示,郑志刚希望这片虚拟土地能起到广告作用,并帮助他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而林俊杰所在的Decentraland,3月28日刚举办完第二届元宇宙时装周,其中亮相的就有知名时尚奢侈品牌D&G、DNKY、COACH等。Jason Shi创办的LanternDao,其旗下的Meta emo工作室就设计了5款作品,在时装周展示。

Decentraland与The Sandbox出售的只是土地,玩家在购得土地后需要自己在其上设计和创造内容,但这要求玩家具有创意,且自己建模,操作流程较复杂,于是“元宇宙建筑师”便应运而生。元宇宙建筑师源远告诉Tech星球,他接过最大的一个单子,是在The Sandbox一块“4x4”的地块上搭建一个“春晚舞台”。

源远介绍,这位要求搭建“春晚舞台”的客户,线下是一位广州外贸公司的老板,当时他购置地块大约花费了180万人民币。“春晚舞台”由容纳2500人的观众席、舞台和背景墙组成,还能够投屏,与线下舞台基本没有差别。这位客户希望能在“春晚舞台”上搭建一个线上的家具展,为线下实体店起到引流作用。

除了搭建“春晚舞台”,源远还接过不少建虚拟画廊的项目。他揶揄称,客户的画作他不是特别能看懂,“因为我可能没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

源远称,他接触的的客户,基本上都是抱着玩和探索的心态去购置虚拟地块,对亏钱与否不太在意,他们更在意自己的地块和房产有没有起到宣传和推广的作用。而在The Snadbox这款虚拟社交平台上打广告,等于变相筛选了投放对象,“圈子都不一样了”。

Jason Shi 发表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很多公司在线下的推广费都过百万甚至千万,相较之下,买几块虚拟地皮打广告根本不算什么。通过购置虚拟地块的方式做推广,还更具话题度,即便地价跌了,但靠广告也赚回来了。比如林俊杰这次因为虚拟地块浮亏,又被拉到舆论中心,赚足了吆喝。

Jason Shi 认为,在元宇宙中做推广,带给用户的品牌体验会比线下的方式更加丰富,并且远远超过二维信息网站。一般网站上放公司的简介,几乎没人会去认真去看。而他创办的绿洲启元科技可以帮助用户可以以空间体验的形式了解企业,“比如我们可以在元宇宙里做一个冒险游戏,大家可以通过闯关的形式一步一步了解你的品牌历史和企业文化”。

这既是传统企业推广方式的升级,也是传统建筑师、设计师的机遇。Jason Shi在此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提到中国的城镇化率大概已经达到62.7%,接近发达国家的70%,这意味着大规模的住宅建设工程会逐年减少,建筑师会面临较大的生活压力。

Jason Shi创建的Lantern Dao,是一个以DAO形式创建起来的组织,以元宇宙建筑场景设计和元宇宙社区规划为核心的内容创作团队,团队由建筑师、设计师、游戏开发者等专业人士组成,社区规模在两千人左右。帮助建筑师将其审美、专业素养运用进元宇宙,“成就元宇宙的同时,成就建筑师本身”,是Jason团队的主要目标之一。

Jason Shi 向Tech星球介绍,在Decentraland上林俊杰的房产旁边,有一座别致的魔方广告牌,即由Lantern Dao设计。该广告牌是正方形方块的不规则集合,其造型来源于变幻莫测却又规则有序的魔方,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图注:Latern Dao为Meta BBS设计的魔方广告牌。

该广告牌及其所在地块的拥有者为线上品牌Meta BBS,在线下,Meta BBS是一家位于深圳的传媒公司。Meta BBS在Decentraland上拥有20多块土地,每一块土地上都拥有广告牌,且都坐落在知名地块的旁边,好利用其“邻居”的影响力。Jason Shi告诉Tech星球,Meta BBS曾试图与林俊杰合作,但具体细节他不清楚。

在元宇宙中得以尽情释放自己奇思妙想的艺术家还有很多,“辣椒油”就是其中一个。

“辣椒油”生活在广东佛山,是一名平面设计师。他了解到NFT可以为艺术家提供永久的持续性收益,艺术家除第一次销售获得的收入外,还可以获得艺术品之后在二级市场的每一次转售中的特定比例分成。经过一番调研后,他最终选择通过The Sandbox进入这个领域,并通过了The Sandbox的官方考核,成为了其签约设计师。

在“辣椒油”的B站主页上,可以看到他的许多作品。他最早打响名气,是因为在The Sandbox中还原了周杰伦的演唱会,被《三联生活周刊》等体报道后,他又做了许多尝试,包括还原合金弹头、GTA、精灵宝可梦等。今年年初,他推出了一款由团队合力打造的游戏《饕餮(The Feast)》。

图注:“辣椒油”在The Sandbox中还原了周杰伦演唱会。

如今,“辣椒油”的收入来源主要是The Sandbox官方的补助和作品销售所得,虽然不多,但能支持生活。“辣椒油”表示,在线下,受到工作的诸多制约,他的创作并不舒心,如今他成立了自己的“ChiliGame”工作室,专注于元宇宙艺术的创作。在B站不久前发布的视频中,他将女儿的画做成了游戏角色。

“辣椒油”无疑是Jason Shi 口中由线下“升级”到线上设计师的绝佳例子。Jason Shi 认为,元宇宙的价值不取决于市值被炒得有多高,而取决于内容有多丰富。元宇宙是一个最大限度释放建筑师、设计师潜能的机会。现实中的建筑设计有各种物理限制,但在元宇宙中并没有,这里可以容纳进一切奇思妙想和光怪陆离,这也是元宇宙的意义。

“在元宇宙里炒房,是走了邪路,未来的元宇宙一定是以内容为主”,Jason Shi说。

回归冷静,元宇宙走下神坛

在食物链中,越是顶端的生物,影响到的下游链条越多。在元宇宙房产生态中,核心无疑是林俊杰这样挥金如土的“地主”们,牵一发而动全身,“地主”的心思不在元宇宙上了,像源远、“辣椒油”这样的元宇宙建筑师、设计师的日子,也就不再好过。

今年2月,ChatGPT3.5横空出世,以其强大的对话能力、多模态能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分走了一大波人们此前对元宇宙的注意力。国内,由ChatGPT点燃的火种迅速蔓延至整个科技圈,大厂集体撤离元宇宙,涌向AIGC。王慧文、王小川、李志飞、李开复等一众互联网“大佬”纷纷下场,投入大模型创业。

源远告诉Tech星球,元宇宙火爆时,他们团队一个月最多能接到30多单元宇宙地产建设的单子,当时还具备筛选的空间,不喜欢的单子就推给别的团队做,而他们现在已经半年多没有接到单了。“辣椒油”也描述了类似的趋势,他表示ChiliGame能接到单子是在2022年年初时,4月之后,找他们的人就越来越少。

元宇宙地产还有希望吗?

不管怎样,明星伊能静依然对元宇宙拥有极大的热忱。谈到伊能静时,Jason Shi感叹:“静姐超级努力的”,从去年开始,伊能静就频繁现身各类Web3讲座、活动,宣传由她儿子庾恩利担任艺术总监的NFT项目Theirsverse。伊能静还曾做客过Lantern Dao的视频号直播。

2022年11月10日,由Lantern Dao打造的Theirsverse KTV入驻国内虚拟社交平台“刹那”,用户可以一起在上面唱歌。在宣传视频中,“刹那”平台将Theirsverse KTV称为“国内元宇宙第一KTV”,用户可以一起在上面唱歌。Jason Shi告诉Tech星球,之后Lantern Dao将为伊能静开发一款虚拟社交平台,并和庾恩利发起的Web3品牌“Theirspace艺创社”合作建立蒙牛旗下牛奶品牌“三只小牛”的元宇宙空间。

图注:伊能静推特官宣“Theirverse元宇宙KTV”。

而虹宇宙方面,玩家梦梦告诉Tech星球,听说去年年底虹宇宙发展受阻,高层进行了轮换,很多员工辞职了,“导致内部青黄不接”。去年11月对玩家承诺将对SS级房型“环海岛屿”与S级房型“极地木屋”进行升级,如今也没有兑现。“他们的策划能力不是很强,也没有进行引流,很多玩家都有意见”。

瑞文告诉Tech星球,虹宇宙的客服曾表示已经做好了“官方的直播道具,到时候有房子的可以直播,直播形式和抖音相似”。但如果只有账号,没有房子,就无法直播。

Tech星球观察到,在抖音、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的评论区中,仍有用户表示愿意收购虹宇宙各种房子。梦梦称,这些都是依然对元宇宙有信心的老玩家。就如股市抄底一般,原来两三千一套房子,如今八九百就可以买到,“还是有些人会心动的”。

源远对元宇宙的未来仍有期待。他认为,2022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疲软,线下实体经济都遭受重创,遑论元宇宙的发展?如今全球经济慢慢恢复,会逐渐有更多的投资人和闲钱进入,把元宇宙重新盘活。

Jason Shi认为,虚拟房产从热捧到跌落,其实是个正常现象,每个行业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一个行业刚起步时,到处都是骗子,甚至存在完全没有这方面技术的公司,只求蹭一个热度。但“你得一直在这个牌桌上打牌,才会有机会”,只有专注构建自己的技术壁垒,才能在潮起潮落中屹立不倒,与其他公司做出区别。

也有玩家表示了悲观。在个人公众号撰写的文章中,有玩家写到:元宇宙的实现需要巨大的财力和技术支持,有专家估计Web.3的算力至少是现在的数十倍,这就对企业提出了很高的技术门槛。如果虹宇宙还一直亏损,母公司也拿不出相应的资金支持,也很难说长久性。

元宇宙地产泡沫破灭之后,留下一地韭菜,也筛选出一众信徒。或许,只有在走下神坛之后,元宇宙的发展之路才真正开始。

(备注:文中瑞文、源远、锐睿、梦梦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